公布欄

目前日期文章:200503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現在是星期一晚上,我現在正坐在診所的候診間打著我的BLOG。





話說從頭,自從入春以後,這過敏性的體質就一直為我招來許多奇奇怪怪不大不小病痛,感冒流鼻水也是、可以在肚皮上畫畫的蕁麻疹也是。只是,最近又多了我的嗓子慢慢不受我控制的新症頭。



一直到上禮拜練團,聲音惡化的程度簡直到了令人髮指的地步,明明是要唱這個音,但出口的就完全不受我控制,每每唱完一首歌,冷汗直流。我猛然驚覺已經不行了,為了不讓病情惡化,去傷害到大家的耳朵,我急忙去找全方位的哲緯商量。



『咳咳,最近喉嚨不舒服,嗓子都啞了。』我說



『切!你哪一天不沙啞啊?』哲緯回我,嗚~這倒也是



『唉唷,這次不一樣,我明顯感到力不從心。』我再度表示我有點小擔心



『是唷,那你就去我之前看的那間啊,那醫生對於嗓音非常專業,一定會有幫助的。』哲緯說



哲緯介紹了我一間在業界相當有名的耳鼻喉嗓音專科,據說對於長期使用聲帶的歌手與老師都特別有一套,我身邊更是不乏見證者(哲緯就是)。



只是這診所對我來說還是有些不太算是缺點的缺點,總會讓我想看醫生的時候不會成為我的最佳選擇。



第一就是掛號時間長。



初診不能電話掛號,下了班不想人擠人的我,只好麻煩女友親自去幫我跑一趟。兩點門診開始,女友大約三點到,護士小姐給了她一個十分漂亮的數字。









『午夜12點』女友打給我



『啥?』我一時會意不過來



『門診時間,你排到午夜12點』



『啊!什麼?』電話這頭的我嘴已闔不上



『護士說的,不然要等到後天唷!』



我只覺天旋地轉,這醫生敢情真是個狠角色?



這也就是我為什麼我可以那麼悠哉的在11點50的候診間BLOG的原因了。









12點15,護士小姐總算叫了我的名字。



是一位非常專業的醫生,接近凌晨的時刻,還是依舊元氣十足的與病人講解病症,有問有答。檢查了我的症狀,知道我是歌手後,醫生便要檢查我的聲帶。



講解一下,一般人通常沒什麼機會去檢查聲帶。通常醫生檢查的方法就是,叫你伸舌頭,然後用面紙或紗布把你的舌頭包住,接著再拉出來一些,像一隻飛舌出去卻捲不回來的青蛙。



這時候你的舌頭因為被不自然拉長,喉嚨這時會變得很不好受,接下來,醫生會把一根金屬的小鏡子用熱氣吹熱,深進你喉嚨深處反射你聲帶的影像,然後再告訴你



『來,深呼吸,說ㄝ~』



每次到了這個步驟我通常因為反胃不舒服到想吐,會呈現一種『噴淚+吐舌頭+翻白眼』的怪異表情,此模式重複二到三次後才會結束。



診斷結果與我的猜測相差不遠,我聲帶充血腫起來了,這是過度使用的結果,只不過這次因為過敏,導致情形更惡化了些。



除了開藥,醫生還幫我打了一針。到了繳費領藥時,才驚覺又是我另一個痛苦的開始。









『一共是1250元。』



到沒有健保的診所看病真是叫人心痛啊~(大失血…)


stephen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事起突然。







本來預計五月中旬要休假的計劃,因為喉嚨的不適,還有身、心都已非常疲累的情形之下不得不提前進行。



狀況不佳的情形,我想是沒人比我自己還要再不能忍受的了。



所以,在與幾位歌手聊過之後,倉促之中,我匆匆忙忙的下了決定。



小弟我從即日起停機至少一週(3/28 - 4/3),正確的時間現在無法告訴大家,或許得看我恢復的情形而定。一來照顧好我疲累已久的嗓子,二來也趁這機會回老家看看親友,最後,即使沒有辦法到印度或希臘展開我的『追尋生命的價值與意義』之旅,但是至少,最低程度的,





我一_定_得要出一趟遠門。





我實在是太久沒有離開這個城市了。





至於要到那兒,等我回來時,我會告訴大家的。



-----------





由於臨時決定,沒有通知到的各位朋友先說聲抱歉了,也麻煩到BLOG看到這則消息的朋友幫我轉達。





Stephen Lee


stephen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陰晴不定的天氣,搞得我的心情也跟著陰晴不定了起來。





這個把月來,平均每週會有一個寒流降臨。或大,或小;或長,或短; 或冷,或更冷,似乎從沒有一個禮拜缺席過。



我被這鬼天氣給折磨著,辦公室桌上雖然早早放了各式各樣的維他命C、B還有鈣片等阿哩不噠…當作守護神,卻也抵擋不住這爛天氣給我帶來的不適。



或者,是守護神看到我的三保身體也搖頭。



總之,我破功了。(嘆)



-*-*-*-*-*-*-*-*



這個月初到總公司,本想就此洗刷我自去年八月到今未曾領過全勤之恥辱,沒料到前幾天事情一多,公司開始無預警加班,加上晚上還有班要趕,每晚都得要到出外奔波到深夜才能回到家。



唷~你看看,人生就是那麼帶屎,



某晚,回到家中時已接近午夜,正當我累的像條狗想要早早洗個澡睡大頭覺去的時候,我老媽在我背後冷不防慘叫一聲!



『啊呀~!你身上是怎麼回事?』



我被我媽嚇的魂差點飛不回來,還不懂他何事受驚,低頭一看,嚇!我的身上,前胸到後背佈滿一大塊一大塊的紅色過敏,簡直是人體世界地圖,不看不打緊,看了以後全身都發癢了起來。



隔天請假跑去給醫生看,才確定是我蕁麻疹的老毛病又犯了。



蕁麻疹事一種奇妙的『症頭』,身上的皮膚只要有受到刺激,就會紅腫發癢。意思是如果背著背包,背帶處就會腫起兩條紅紅的人肉背帶;如果拿牙籤在我手上畫隻烏龜,沒多久你就等著看這隻烏龜浮在我手臂上,栩栩如生的對你微笑,簡直就是大衛魔術。



只不過之前頂多是在雙手脖子上紅紅癢癢的,今年入春的氣象古怪,一下子熱一會兒冷的鬼天氣加上熬夜又缺乏運動讓我這症狀似乎有全身蔓延的跡象,讓我緊張的趕快找醫生報到。



醫生開了一大串清單交代我這陣子都不能吃:



1. 貢丸 啊,上禮拜吃火鍋才吃了十幾顆…



2. 乳酸類製品 咦,我每天早上都喝大瓶養樂多耶…



3. 咖啡 不會吧,那你要我喝啥呀?



4. 香蕉,梨子,芒果…等一大堆水果 都是我最愛吃的…









要我100%忌口?我想我是很難好了…。




stephen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MSN因為有了手寫功能,越來越多人上MSN時用手寫版輸入





不過重點是,還好我沒有這種朋友,否則一定打死他…哈哈!














但是…我的MSN也已經升級成7.0 BETA版了,為何也不能手寫輸入?






stephen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5) 人氣()



上禮拜日跟女友,還有我老媽一起吃飯。





從去年年底,我就儘量能夠定期跟家人有相處的時間,要不然我平常的日子裡除了上班,就是駐唱、練團,幾乎沒了其他的空閒。



所以,這假日跟老媽約了約,中午一家到
健康煮吃火鍋去。



好一陣子沒吃健康煮了,基本上,我不認為有多美味,平均兩三個月吃一次已經就夠了,畢竟就是涮涮鍋嘛。





不過,一進到門口,就讓我發現了一個大秘密!





這是以前的LOGO







這是新的LOGO





發現了嗎?現在這個才是劉爾金嘛!以前那個根本就是曹啟泰!










買了一本小說,麥克‧克萊頓所寫的『奈米獵殺』。







之前在
網站上看過介紹時就覺得應該不錯,而且部落格很久沒更新了,想說看看書是不是能夠找些靈感回來...(汗),結果買回來放在床頭,一直沒有翻開來看,一直到禮拜三下了班,躺在床上時才有機會翻開它。



不看不知道,看了嚇一跳。



寫的還真是不賴。



『奈米』這東西,報章雜誌報導的多了,市面上的產品也一窩蜂的推出,既可抗菌,又能除臭,各行各業,無所不能。一時之間,不做奈米相關的東西你對不起全世界,但大家對它依舊又熟悉又陌生,對一個肉眼看不到的科學技術,一般大眾還是無法有切身的感受。



面對奈米一般大小,擁有智慧,而且還是由人類所發明的的敵人,人到底有多少力量能夠去對抗?



就是在這樣的一個時代之中,這樣的一本驚悚小說,更容易引起讀者的共鳴。




stephen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頹廢派男星米基. 洛克在一九八七年曾經主演過一部酗酒詩人的電影《BARFLY》, 他的詩集有名,但是他始終認為人間紊亂,只有酒鄉的世界最可靠, 《BARFLY》字面上的意思指的是《酒吧常客》, 直譯很貼切,唯一的弱點是太平凡了, 所以有的台灣媒體就把它譯成了《酒吧蒼蠅》!



《酒吧蒼蠅》是不是就比《酒吧常客》多魅力 ?答案見仁見智,然而平心而論, 《酒吧蒼蠅》是比《酒吧常客》聳動些 , 能夠讓人多想一想,多一點好奇心, 就行銷學上而言, 這個譯名是比較有賣點的. 我 要表達的意思是:這種蒼蠅般的嗜血逐腥性格正是媒體本質.



二十四日下午我出席了新聞局要頒發百萬獎金給蔡明亮導演的慶功記者會, 會場在喜來登飯店的地下二樓, 三點鐘到現場時已經到了好多媒體和電影人, 許多記者正拿著攝影機採訪蔡明亮, 等到新聞局長林佳龍到場, 燈光轉暗(因為要先播一段《天邊一朵雲》的歌唱片段),蔡明亮才能喘口氣要到第一排坐下. 但是就在他和林佳龍握手寒喧時, 現場站在來賓席後方, 一字排開的電子媒體記者突然有人以類似斥罵的口吻大叫著:「前面的蹲下! 」



我抬頭一看現場唯一站著還會擋到銀幕的人其實只有一位:就是蔡明亮 , 面對著囂張無禮的記者,我突然很同情阿亮, 一切都因為阿亮才有這場記者會, 阿亮不過慢了點坐定位就得被人斥罵,台灣的記者何等大牌 ?台灣的社會何等粗魯 ?



林佳龍在記者會場上率先宣布了電檢人士九比六通過了一刀不剪准映的決定 , 但是記者對林佳龍的談話沒有興趣,你不時可以聽見頭戴耳機,正在和SNG導播或棚內導播做逋線聯絡的攝影記者,自顧自地高聲談話, 完全不知道自已所造成的現場干擾, 而且現場嘰嘰喳喳不停地還不只一位, 你真的不知道誰是這場記者會的主角了!



阿亮接著上場, 很感性地感謝了所有的合作夥伴, 然後他特別提到了他向女主角陳湘琪的爸媽道歉的事, 阿亮強調:「道歉不是代表做錯了事, 而是要為替陳媽媽造成意外困擾而道歉!」阿亮更以感性的口吻說:「我和湘琪都知道自己做的是什麼事,也都先哭過了!」



就在阿亮上台講話的時候. 精明的攝影記者早已都從後排潛進講台兩旁, 等著捕捉相關影人的反應鏡頭, 阿亮的談話剛好觸動了這幾天和《天邊一朵雲》緊扣在一起的陳湘琪情欲表演尺度 , 阿亮才說到陳湘琪的名字, 就有記者衝到座位席上去拍她的反應鏡頭, 現場頓時大亂 , 其他記者更是一擁而上 , 隔開了阿亮和湘琪 , 沒人細聽阿亮到底在說什麼 , 大家都急蓍捉到陳湘琪的眼淚............負責管理媒體的新聞局面對這種混亂局面完全拿不出辦法 , 記者會根本無法繼續下去了 , 典禮的主持人也束手無策 , 只能等到阿亮上前擁抱湘琪,只能等攝影記者實在沒有新畫面可以拍了,才繼續進行後面的流程!



「台灣的記者真是蒼蠅! 」一位美商經理在現場看了直搖頭, 我也看到法國駐台代表在搖頭, 「新聞局就不能約範記者 , 一定要搞成這種場面嗎?」中影總經理邱順清在混亂中悄悄退席了.嘴裡還喃喃唸著:「 真是傷害!」



二月二十四日的電子媒體沒人批評現場混亂, 記者搶新聞是天職,新聞人物的尊嚴沒有人關心的;廿五日的台灣媒體沒有人寫到這段影人被媒體羞辱的事.《天邊一朵雲》反應出的媒體生態天天在台灣上演, 我們都見怪不怪了嗎?



蒼蠅在嗡嗡飛著,烏雲也在我們心頭飛著. 







文章轉載自:藍色電影夢


stephen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 這就是我現在的心聲


連續忙了將近兩個禮拜,過著沒有電腦與網路的日子,整整一週,我幾乎斷了所有與外界的聯絡。


 因為公司部門整併,我們部門得要搬回總公司。也由於搬家的關係,整個公司的電話以及網路通通停擺。


在網路線斷了的第一天,我就發現沒有網路,對於一個生活在都市之中的上班族有多麼的不方便。 沒有MSN不能與朋友聯絡,沒有WEBLOG不能再亂寫發牢騷、不能收發E-MAIL、看不到NBA的戰況分析、聽不到即時新聞廣播…。突然間,我似乎得了「資訊吸收不全焦慮症候群」,我簡直成為一個半殘的獨居老人,被封閉在我小小的辦公室之中與世隔絕。


關於搬家,也真可說是今年發生的第一件倒楣事。


除夕夜的前一天,我相信不只是我們公司,全台灣,甚至全世界只要有華人的地方都一定處在一個無心工作的歡樂氣氛之中,唯獨我們部門籠罩著一股厚重的低氣壓。 因為某些「技術層面」的因素,導致我們在年前辛苦趕工的產品,在農曆年後必須要再向客戶做某些事後的修正工作。


聽起來很嚴重是不是?


沒錯。這當然很嚴重。


這就表示我們「有可能」在過年的時候接到客戶的投訴電話,告訴我們他所購買的產品「有可能」出現了某些問題,導致客戶們在年假的時間「有可能」無法正常使用產品。 事關顧客權益,絕對是公司所無法容忍的錯誤。


 所以在年假的前一天,我們部門的老大就被公司的高層「狠狠的」修理了一頓。


老大臉黑黑,你想做為部屬的我們臉能夠乾淨到哪裡去?


這就是導致我們部門必須要在今年搬回總公司的一個原因。


 哈哈,好像現在才開始要進入主題耶…




搬回總公司,跟之前的生活想必是一定不同的。從前雖然天高皇帝遠,但是大家安安分分,訂好工作進度,做好自己分內的事也就沒人管你了。現在在天子腳下,我明顯的感受到辦公室文化在兩地的極端差異。 剛搬完家事情繁雜,到處奔波的忙碌了一整天,搞的我全身腰酸背痛。我收拾好東西抬頭一看,已經是傍晚六點多的下班時間。但是,卻沒有人離開座位。


「該不會是老闆臨時有事情交代下來,得要加班吧?」我心裡想著


轉頭回去問問我們老大,他之所以還沒離開的原因是: 「嗯…,可是經理都還沒下班耶…,我看我們再待一下好了。」我的天呀!真的假的?

 

再過幾天,根據我每天下班時間觀察的結果得到一個令人難過的事實。沒錯,這裡流行「人盯人戰術」。一個盯一個,做部屬的盯著老大何時下班、老大盯著主管經理也還沒走人、經理盯著老闆辦公室的燈還亮著不敢走。 儼然成為一個結構完整的恐怖平衡。


我試著要打破這荒謬的結界,到了隔天,下班前半小時我就告訴我同事我會準時離開。


「啊!可是我這還有一些單子待會要麻煩你處理耶!」啊,一出就是猛招


「可是我有事耶。」我用一種堅定且溫和的語氣說


「是唷…,那你今天不先處理完再走嗎?」


「沒辦法耶,我真的有事…,下次如果還有工作,你可以提早一點告訴我呀?」我額頭冒汗,但還是不忘提出我的建議


「喔,也對啦...。只是我以為你沒有那麼早要走。」


我一聽差點沒昏倒,在我的認知裡,有工作加班是天經地義,但沒工作也加班就是耐人尋味的一件事了。更何況如果真的早知有工作要交代,何必要壓到下班前才告訴我咧?


隔天,主管經理與老闆短暫MEETING,出來後面色凝重(他每次都這樣)的找我們老大開會。


「嗯,我剛剛接到最新的消息,這個月底前要趕工一千首。」 說完這句話,就沒了。不知道到底要從哪裡開始,也沒有進一步的計畫,感覺像是猜謎大會。


當天晚上,老大就說了: 「我看我們今天就八點再下班吧。」


「啊?你問我加班要做什麼?」


「別問那麼多,先一起去吃晚飯吧。」


stephen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2005年三月班表如下:




星期一 8:00~09:30 永和仁愛公園--奧多咖啡



星期三 8:00~09:00 吉普賽演唱主題餐廳(個人班)



星期四 8:00~09:00 吉普賽--PINK HAZE



星期四 9:30~12:00 木吉他成都店 - with志昌(連續兩班)



星期五 8:00~10:00 京華城B1 - with 小玉



星期六 8:00~09:00 永和仁愛公園--奧多咖啡



星期日 9:30~10:30 吉普賽--PINK HAZE






-----------





唉呀…,終於忙完了

這個禮拜公司忙著搬家,網路一直到今天才通,所以小小失蹤了幾天…。



三月份的週一,奧多的時段依舊維持抒情歌曲的時間,同樣的不限中英文歌曲都歡迎大家點唱。週四晚九點半到十二點連續兩個班的時間則是由我跟志昌搭檔。禮拜六晚上八點到九點的時間是三月份新增加的節目,我與哲緯會在奧多跟大家見面喔!





批耶死…先忙,晚點在回覆留言。

 





stephen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