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布欄
這是一篇聲援文章。

歡迎全文轉載,並註明原作者深白色 (Arys Chien), 若是看完文章之後,你也有相同的感受,請高聲呼籲我們的立法委員,多用功,並制訂些公平正義的法案吧。

全文轉載如下:


今天看了新聞,得知麻吉的黃立成因為寫了「報應」這首歌罵立委而被起訴,心中感慨萬千。

我不知道我們可以怎麼做,但我希望大家可以聲援黃立成。因為這中間的不正義。

------

當年我一時氣憤,寫了封 e-mail 寄給所有我認識的人,說明「從 Kuro 下載的 MP3 是非法的」。這封信被一位記者朋友收到,還登上了報。接下來的一段時間,我先是跟當時 Kuro 的公關、「MP3 大聯盟」的發起人吳祥輝先生碰面,然後在他的牽線之下,和阿怪、建寧一起拜訪了 Kuro 辦公室,提出我們的想法。在聊完之後,我們大概也知道 Kuro 做不到,因此後來又跟著 IFPI, MUST 及 MPA 等相關單位一起開會、到立法院參加公聽會等等。

其中比較重要的一件事就是著作權法第 51-1 條修正案的提出。

簡單地說,這個修正案是想藉由引起國外補償金制度,來讓臺灣行之有年的「未經授權下載平台」合法化。然而一來國外補償金所補償的並不是同樣的事 情,二來裡面的規定我個人怎麼看都是為了替 Kuro 解套而量身訂作的,因此當時也做了一些動作,希望詞曲作者朋友們能響應「反對 51-1」的活動。

(當然,後來這條法案沒過,所以我們也不用再抗議下去了。)

------

在麻吉的「報應」一曲中引起爭議的,就是 51-1 條修正案這件事。當時我看到聯署的立委竟然藍、綠、橘都有,心中頗有「大勢已去」的感覺,因為「民意代表」竟然跨黨派地支持這個疑似為「遊走法律邊緣的網 路平台」解套的法案。如果只有一種顏色支持他們,那我們或許還可以找另一個顏色的;現在連署名單的顏色像彩虹一樣齊全,臺灣唱片人還能靠誰?

後來我聽比較了解政治的朋友說,「聯署」這件事不代表什麼。像 51-1 雖然有這麼多顏色的立委聯署,後來還不是沒過(不過我想應該跟我們在公聽會強力抗拒有關)。據他的說法,「聯署」這件事有點像是人情,你幫我幾個法案,我 幫你幾個法案;參加聯署的立委不見得知道他們聯署的法案是做什麼的。

這讓我覺得更加的悲哀。跟唱片人如此生死相關的法案,聯署的立委真的在沒有好好研究的狀況下就簽下自己的名字了嗎?如果是,那麼臺灣唱片和其他行業這幾年受的傷害,突然荒謬地讓人有點想笑出來。一種絕望的笑容。

政治人物,不一定要犯罪才是有錯。只要把關不嚴,就可以算是一種瀆職了。只是立委們應該沒想過這種事吧。

------

新聞中,記者訪問被點名的邱議瑩「前」委員。被問到黃立成覺得邱是拿這件事來炒知名度,邱的回答是:

「我成名比他早,幹嘛要找他來炒知名度?」

「要找我也找一個比較紅的,幹嘛找一個現在沒什麼人知道的?」

報告前委員,(1) L.A.Boyz 出道的時候,委員還沒出道。(2) 麻吉_很_紅。不相信的話,請邱委員隨便選一間學校,在校園散步一圈,可能會有同學在遠處竊竊私語,偶爾跑出一位同學找委員簽名;過十分鐘之後麻吉再進去 散步一圈,妳可以看看會有多少學生包圍他們、拿出手機要跟他們合照。

要告別人誹誘,自己說話是否應該更謹慎一點呢?

------

如果問我個人,在歌詞裡說立委被收買、罵人會死於非命對不對?我會回答「不對,但把我逼急了,我會做的比這個還激烈。」

臺灣現在什麼都做不起來了。唱片是「食衣住行育樂」裡排最後面的,當然受傷是最大的。更不用說政府縱容遊走法律邊緣的網路下載這麼多年,搞到現在 合法的機制,不是競爭不過灰色業者而倒閉,就是因為之前 Kuro 和 ezPeer 把消費者胃口養大了、現在無法收取合理的費用而低價大放送。

最糟糕的是,拯救的黃金時間已經過了。

病人生了病被送到醫院,唯一擁有救治能力的醫生選擇袖手旁觀,六個小時之後才出手;病人雖然撿回一條命,但許多器官已經嚴重受損,無法恢復正常機能,只能像個活死人,憑著對生命的一股熱愛繼續支撐著。

能做事的人不做事就是錯的。

罵你們算便宜你們的了。各位以為自己很尊貴的政治人物。

------

如果黃立成真的被判有罪,我相信會有更多作者寫更多歌來「聊」這件事。起碼我自己會。

- 深白色 (Arys Chien)

------

本文歡迎任意轉載
_________________
深白色 (Arys Chien)
http://www.aryschien.com
http://www.deepwhite2.com
http://www.avex.com.tw
http://www.wretch.cc/blog/deepwhite2


stephen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ray
  • 音樂不能無限上綱<br />
    好像所有罵人的詞彙,一旦只要配上了音符,就可以免罪似的。這是一種<br />
    似是而非的危險。當初聽到這首歌的時候便非常不以為然,歌詞指名道姓<br />
    地陳述著未經證實的言論,這一點是所有發聲的人應該自省的,就算是偶<br />
    像也一樣——偶像犯法,與民同罪。(就事論事,毀謗這部份跟著作權法無<br />
    關。)
  • 史蒂芬
  • 黃立成在接受訪問時有說到,他所批判的的是這整個事件的不公義,並非針對個人。<br />
    毀謗與否,從第一次不起訴、邱委員申請再議後起訴,整件案子已然進入司法程序,<br />
    老百姓如你我也不會有神通能夠去改變司法機關未來的判決。<br />
    <br />
    只不過就個人看法,我壓根不認為黃立成有針對特定人做出毀謗。<br />
    <br />
    51-1條修正案當初在連署時,就未曾與著作權益息息相關的創作者進行溝通,後來雖<br />
    然付委未過,但要不是當時有深白色老師的文章及黃立成「報應」一曲,誰知道最後<br />
    的結果是不是就不一樣了?<br />
    <br />
    話再說回來,立法委員在制訂任何法案時,是不是也應採取更嚴謹及專業的態度<br />
    <br />
    沒有任何事應該被無限上綱,但被「逼急」了,反彈力道自然就強啊...。<br />
    <br />
    我可以理解你的不以為然,然而我也要問問所有人,在這整件事件背後,除了「毀<br />
    謗」之外,你有觀察到其他重要的議題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