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稍早,接到宋董電話,芊芊7/6生了個白白胖胖的男孩。

上個月Perry跟Kate也結婚了,根本不用掐指,時間嚇死人的過的真是飛快。

20060618墾丁_關山_10
「我們都曾以為幸福就像那燦爛的光亮。」

最近的我,算是半強迫的,去思考了一些事情。有些立即的,必須在很短時間做下決定的那些時刻,我的心底依舊是慌張的,我總會擔心這樣短暫的時間我無法思考出問題的答案,因為我總是這樣,慢條斯里的需要一些時間消化,有點被動的等待某天答案出現。

不過我們都清楚,人生際遇本來就無法這樣理想,遇到了,就必須要做決定。

Perry跟Kate的寶寶預產期在11月初,我跟Perry說了,11月出生的小孩一定會是個好孩子(挺),要是跟我同月同日生,大家都不能跟我搶當這孩子的乾爸爸。聽起來還真有點好笑呢,我竟開始在期待當一個未出生小毛頭的乾爸爸?

叮咚近來似乎也處在一個不甚均衡的生活之中,上週拜訪了他的新居(其實住好一陣了),只有我一個人鬼吼鬼叫的,對照叮咚跟棋子他們夫妻倆,我整個就像是第一次搭高鐵的鄉下人那樣…。XD
 
叮咚結婚不久,也面臨許多壓力,而看來那壓力是比我沉重的,或許是因為結了婚之後,所有的決定都不會是一個人的,幸福如果加倍,那煩惱或許也是等比的成長,不過兩個人決定要在一起就是這樣,若是同時有好與壞那麼別天真的以為可以分割開,概括承受便是如此。

我試著想了一下我們,發現脆弱的是我,因為你的愛似乎可以戰勝一切,而我不行。

長越大,越清楚的知道人生,在每個重要或不重要的時候,總會有大大小小的問題等著你,年紀越是增長,這樣的體認也就越深。然後就會無奈的發現,它並不會等 你準備好(通常就是沒準備好才會如此感嘆),也不會在乎你有沒有答案,或有沒有能力去消化,它就是倏然的出現,擺在你我面前一副「你奈我何」的態勢。

也是因為如此,所以那些困擾著我們的問題依舊沒有答案。

有些話不知道該不該說,卡在喉嚨裡,結果就過了說話的時機,沒辦法放著不管,但又不知所措,於是時間勇敢的幫我們做出決定。

到頭來,我既沒有解決問題的力量,也沒有辦法裝做很灑脫的看開所有事,所以我大概又是個輸家的角色吧,怎麼選擇,不管結果如何,都為難。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tephenlee 的頭像
stephenlee

三十不是病

stephen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